首頁 新聞 人到中年為何會發胖?它是一種病,得治! iis7站長之家 商務調查 婚前調查 債務清償 安保服務 企業打假 挽救婚姻

租房遭遇黑中介:武漢判決中介為黑社會,系全國首例

2018-08-16 19:33

 

 

 《大快人心!武昌警方鏟除最黑黑中介,全國首判為黑社會性質組織!》

 
一度盤踞在武漢市中南、亞貿一帶的一伙房屋中介,引發“糾紛”報警多達數百起,幾乎天天扯皮,這樣還能做生意?武昌警方深入調查后發現,這伙黑中介以“糾紛”滋事為職業,蓄意坑害房客、欺詐房東,非法營業額高達3000余萬元,“純利潤”超過1000萬元。
 
這伙黑中介在租房中介合同條款里暗設陷阱,借著合同糾紛的外衣掩蓋欺詐,以大學畢業生為主體的租房族受害猶深。武昌警方走訪數以百計的受害人搜集證據,鎖定該團伙尋釁滋事、聚眾斗毆、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妨礙公務的犯罪事實,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將任洪卓等17人送上被告席。
 
昨日,武漢市武昌區法院一審判決該團伙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楚天都市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該案是全國首例判決黑中介團伙犯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記者回訪多名受害人時,他們說:“鏟除了最黑黑中介,解恨!”
 
 
 
01
 
小伙子租房“才出虎口又入狼窩”
 
如今,安逸之家原址亞貿廣場B座寫字樓1688室,是一家文化收藏品公司。在亞貿商圈附近幾乎沒有看到租房小廣告。
 
去年11月20日,小伙子阿強在武昌區亞貿寫字樓B座的安逸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租房到期,到該公司辦理退房退押金手續,公司蠻橫聲稱房屋有損壞,需要維修費、清潔費,拒不退還1000元押金。阿強無奈,但仍要租房,帶著一肚子氣找到該寫字樓A座,走進另一家中介鴻潤德房產經紀有限公司。
 
在鴻潤德公司,阿強交了押金、預付房租共3900元,看房時發現條件太差,根本不像業務員描述的那樣“舒適、拎包入住”,提出“不租了”,要求退錢,結果該公司以合同違約為由拒不返還押金、房租。阿強來到武昌區公安分局梅苑派出所投訴。
 
阿強當時并不知道,這兩家公司的老板都姓任,是親兄妹,哥哥任洪卓、妹妹任麗紅,是黑龍江省依安縣人。
 
辦案民警介紹,那段時間,梅苑派出所已經接到多起租房“糾紛”報警、投訴,均指向安逸之家、鴻潤德這兩家公司。因為兩公司確有合同在手,盡管合同條款有不合理之處,但按規定公安機關不能介入合同糾紛,派出所多次組織過調解,基本以雙方“讓步”不了了之。去年七八月份畢業季之后報警量增大,僅四五個月就發生“糾紛”警情180余起。
 
 
 
02
 
打擊黑中介專項行動端了兄妹黑店
 
去年11月8日,根據市民反映黑中介猖獗問題,武漢市公安局決定開展打擊黑中介專項行動。11月9日起,梅苑派出所刑偵民警梳理警情,回訪曾經報案的13名租戶和1名房東,向分局領導匯報引起高度重視,聯合分局經偵大隊成立專案組,以涉嫌合同詐騙罪立案偵查。
 
就在此時,阿強的報案為兄妹黑店再添罪證。
 
“糾紛”還在不斷發生。
 
去年11月14日,22歲的打工妹小丁來報案。她告訴民警,她9月6日到安逸之家公司租房,只想租4個月,但業務員胡某告訴她“合同必須簽10個月,其實不用住滿,到時候公司負責轉租”。小丁交了1個月房租的押金和3個月的房租(即所謂“押一付三”)共5000元。不料,11月6日胡某通知她再交3個月的房租,她不同意,胡某限令她2天內搬走。小丁9日搬出,公司稱她超期一天,押金和未使用的1個月房租共2600元不退。
 
民警來到安逸之家公司暗訪,只見顧客盈門,業務部多達12個,在公司的業務員有一二十人。
 
去年11月26日晚,民警在岳家嘴任洪卓的家里將其抓獲,當晚在白瑞景抓獲任麗紅夫妻及其手下6名業務員,接著再抓獲安逸之家兩名職工,并繼續追抓兩公司涉案的主管、業務員。
 
03
 
數百起“糾紛”牽出最黑黑中介
 
專案組發現,兩家兄妹黑店引發“糾紛”報警多達數百起,早在2015年夏天,這伙囂張的黑中介竟然迫使民警鳴槍示警。
 
2015年8月14日夜晚,武昌民主路星星社區物業人員接到居民投訴,查看一處非法隔斷成膠囊房的出租屋,遭到任洪卓手下馬仔阻止,雙方發生推搡。任洪卓聞訊帶領7名馬仔趕來準備報復。此時,中南警務站巡警已經趕到,民警站在雙方中間勸阻。任洪卓等人繼續聚眾鬧事、起哄,手下主管姚某推拉民警、毆打輔警。混亂中,民警被迫朝天鳴槍示警,這才控制事態。
 
2016年12月23日晚,任麗紅的手下因不退訂金與租戶發生“糾紛”,雙方被民警帶到派出所調解,任麗紅、任洪卓分別通知公司員工20余人趕到派出所門外,與租戶一方人員對峙,被民警勸離。次日凌晨1時許,雙方在附近再次發生沖突,任麗紅、任洪卓一伙持磚頭將對方4人打傷。
 
去年6月4日,鴻潤德公司區域經理劉某租下房東江某的房屋,隔斷成膠囊房轉租,江某接到物業公司投訴后提出終止租約,愿按合同支付8000元違約金。劉某等人派人威脅、恐嚇,露出紋身擺“造型”,江某心生恐懼,被迫支付3萬元。
 
2015年7月,任洪卓公司惡意拖欠房東汪某的租金,威脅、恐嚇要求汪某降低租金,汪某不同意,準備解除合同。任洪卓指使手下強行破鎖開門,強行出租,拒不支付租金,汪某損失3萬余元。隨著調查深入,警方發現該團伙的罪行遠不止合同詐騙那么簡單。武昌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參加偵查,回訪數以百計的受害人。法院審理認定,2014年起,被告人任洪卓在武漢市武昌區開設了兩家二手房租賃公司,并逐漸形成以其為首,任洪卓的妹妹及妹夫被告人任麗紅、徐一偉為骨干,被告人任洪波等親屬、東北老鄉為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任洪卓及組織成員實施了118起妨害公務、聚眾斗毆、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尋釁滋事、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
 
 
 
03
 
全國首例判決黑中介為黑社會組織
 
昨日,武昌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辦案民警介紹了黑中介黑社會團伙的發家史。
 
任洪卓、任麗紅分別生于1986年、1989年,黑龍江省依安縣人。任洪卓曾在北京從事中介業務,因違法經營被北京工商機關取締。2014年任洪卓來漢重操舊業,后將公司一個部門交給妹妹任麗紅,成立一家新公司。
 
警方查明,該團伙一頭欺詐房東,一頭蓄意坑害房客。他們租下房東的房屋后,非法隔斷成膠囊房轉租賺取差價,營業客高達3300余萬元,通過設置合同陷阱不斷抖狠滋事,獲利高達1000余萬元;欺騙、敲詐房東,強迫交易,截獲租金70余萬元;通過欺詐、暴力威脅、毆打等犯罪手段,非法強占房客定金、押金獲利200余萬元。任洪卓在武漢買了兩套房、一輛路虎越野車,還在漢口投資三四百萬開辦會所正在裝修;任麗紅夫妻買了一輛奔馳、一輛路虎。
 
民警介紹,該團伙組織嚴密,分工明確。任洪卓是團伙頭目,為了維系組織運作支出高達1000余萬元,其中看望被警方打擊處理的團伙成員花了5萬余元,用于賠償“善后”花了8萬余元。該團伙在武昌區梅苑、中南一帶欺壓殘害群眾,大多采取言語威脅、制造恐怖緊張氣憤等軟暴力手段,偽裝成合同糾紛,隱蔽性強。該團伙以欺詐、軟暴力方式“經營”,嚴重毀損中介行業信譽;采用非法隔斷成膠囊房“低價”轉租的方式,使正規中介受到極大地沖擊,有的無法維持經營而倒閉,有的轉而模仿非法隔斷成膠囊房轉租,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的生活秩序和安全感。
 
該團伙既坑房客也坑房東,受害人數眾多,涉及階層廣,社會危害大,特別是針對外地來漢就業人員實施侵害,嚴重損害武漢城市形象。有的留漢大學生在市長熱線留言:“如果大學生們紛紛被這些黑中介坑了,談何留漢創業就業”;“簡直是最黑黑中介”。
 
武昌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認定任洪卓等17名被告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等七項罪名,判處被告人任洪卓有期徒刑十九年,判處其余被告人十三年六個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該案是全國首例判決黑中介團伙犯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案件。
 
記者吳昌華通訊員楊槐柳黃赤橙孫遜劉嘉

 

 

相關資訊

新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聯系

版權所有:中偵黃頁

中偵黃頁網是商務咨詢企業電話號碼簿,以刊登企業名稱、地址、電話號碼為主體內容,相當于一個城市或地區的工商企業的戶口本。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