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婚姻調查 商務調查 婚前調查 債務清償 安保服務 企業打假 挽救婚姻

全國首例開庭審理的“套路貸”涉黑案在津宣判

2018-09-28 06:23

 

 

 9月26日,紅橋區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宣判穆某等32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該案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全國首例開庭審理的“套路貸”涉黑案。

 
  
 
  紅橋法院經審理查明,2015年初,被告人穆某網羅刑滿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擅自成立以“萬融泓泰”“鴻泰鼎盛”“鴻業恒鑫”為名的公司,對外違法發放高息小額貸款。后不滿足于獲取高額利息,當年6月,以該公司為“外殼”,形成以穆某為組織、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內部分工明確,設業務部、風控部、催收部,管控嚴密,采用“虛增債務”“肆意認定違約”“簽訂虛假借款協議”“轉單平賬”等方式,從一開始就將“套路貸”與暴力催收相結合,企圖非法侵占被害人財產。
 
  該組織在審查借款資格時就為暴力催收做準備,提前了解被害人的資產狀況和家庭情況;在簽訂借款合同時蓄意制造還款陷阱;在交付錢款時提前收取首期利息,額外收取手續費、下戶費、中介費等各種費用,使被害人實際借得數額遠低于合同約定的借款數額;在被害人還款時故意設置重重障礙,使被害人不能按時還款,人為制造違約;在催收時,采用拘禁、毆打、挾持、威脅、體罰、侮辱被害人或者滋擾、威脅其親屬等手段,逼迫被害人簽訂巨額虛假借款協議,要求其一次性償還巨額債務;指使組織成員假扮成其他小額貸款公司人員,通過虛假“轉單”壘高債務;最后,把無力還款的被害人“轉單”給其他小額貸款公司,使組織利益最大化。
 
  
 
  
 
  與此同時,該組織為規避法律追究,使暴力催收行為合法化,要求被害人簽訂虛假的房屋、汽車買賣、租賃、抵押協議,有意帶著被拘禁的被害人出現在公安機關,甚至到公安機關解決所謂“經濟糾紛”。該組織實施搶劫、敲詐勒索、非法持有槍支犯罪共20起,欺壓、殘害群眾,攫取了巨額經濟利益,涉案金額達2300余萬元,并致使大部分被害人不敢報案,個別被害人在外地躲避不敢回津,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治安,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影響極其惡劣。
 
  紅橋法院依法對被告人穆某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等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他被告人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以及聚眾斗毆罪,判處二十二年至十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均并處罰金。
 
  
 
  全國首例“套路貸”涉黑案
 
  公訴人講述辦案歷程
 
  “本庭宣判,被告人穆某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等,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隨著一聲法槌的敲響,全國首例“套路貸”涉黑案件落下帷幕。想起這起案件庭審前的日日夜夜,紅橋區人民檢察院公訴人王洪杰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一天的庭審結束,我站都站不起來了。”庭審后,王洪杰拖著疲憊的身軀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十多個小時的庭審對人的體力和意志無疑是一種考驗,而庭審之前,王洪杰已經連續1個月沒有回家休息了。
 
  7個多月的專案籌備、6次庭前會議,長達200多頁的近2萬字的審查報告,331頁、1.3G的PPT演示文稿……
 
  這一切,只為打好這漂亮的一仗。
 
  自從接到任務,王洪杰便一心撲在專案上。為了達到最佳的庭審指控效果,讓被告人認罪服判,公訴人事先做了大量的準備。該案涉案人員眾多、案情錯綜復雜,公安移送過來的卷宗就有60多冊。由于“套路貸”手段花樣百出又涉黑社會性質,以王洪杰為代表的公訴團隊也是第一次接觸此類案件,為此他們查閱了大量相關書籍和案例。
 
  在閱卷過程中,王洪杰和同事們從繁雜的卷宗材料和案件事實中梳理出定罪的證據,提出了詳盡的補充偵查意見,形成了200多頁的審查報告。為了讓犯罪分子認清自己在“套路貸”中所作所為,王洪杰和同事們通過PPT演示的方式示證,將黑社會性質組織的4個特征及“套路貸”的運作,以清晰、形象的方式呈現,使庭審示證更具有沖擊力。
 
  針對辯護人不同的爭議點和法庭上可能出現的狀況,王洪杰和同事們在市人民檢察院公訴處和紅橋區檢察院領導的指導下,制定了多套庭審預案,進行了反復的研討和演練,做到“想全、想細、想萬一”。
 
  “庭審中,包括主犯穆某在內的3名被告人態度相比開庭前有了明顯轉變,25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全部當庭表示認罪,這也體現出我們開庭指控的有理、有力、有節。”
 
  法庭上,王洪杰和同事們共5人,面對辯護席上整整7排的36名律師,始終保持公訴人的聲威和睿智。腰板就算酸痛不堪也要挺直,后背被汗水濕透也不能動,嗓子沙啞了也不能喝水……王洪杰和同事們用縝密清晰的邏輯、鏗鏘有力的語言,將各項獨立的證據完美地連成牢不可破的證據體系,讓犯罪分子當庭認罪服判,更讓旁聽者直觀地感受到司法的公正與威嚴。
 
  “辦理掃黑除惡案件,就是要為國家打出聲威,給群眾壯起膽氣。”也許他們的工作并不為人所熟知,但他們披肝瀝膽、默默付出、不辱使命,以國家的名義掃黑,以人民的名義除惡!
 
  揭底穆氏黑惡團伙“債臺”發家史
 
  “無需抵押,身份證信用放貸,緩解燃眉之急……”這樣的小廣告或推銷電話,讓急需用錢的人相信了。貸款公司則步步為營,設下圈套,讓貸款人從最初的資金周轉,到最后背負上百萬元的債務,深陷無盡惡循環的“夢魘”中。
 
  無盡惡循環,借款5萬元賠套百萬房
 
  “無需抵押,身份證信用放貸,緩解燃眉之急。”2016年,某快餐店老板王先生被這樣一條路邊廣告吸引,走進了位于紅橋區一家貸款公司。
 
  當時,王先生正打算擴大經營,苦于手中沒有資金,準備借貸5萬元。
 
  公司“風控部”的一名女員工熱情地接待了王先生。在對王先生的個人情況進行全面了解和測評,確認其有償還能力之后,該女子表示:“一會兒有人帶您去銀行取款,回來簽合同。”隨后,王先生跟隨該公司員工到銀行取了5萬元。
 
  返回公司后,經理告訴王先生:“這是5萬元,一個月的利息是1.5萬元。按照我們的規矩,你拿走3.5萬元,到期還3.5萬元。”
 
  “這利息也太高了吧,我不借了……”王先生被對方的開價嚇了一跳,打算離開,不想一轉身就被四五個身材魁梧的文身大漢攔住了。經理從轉椅上起身,走到王先生跟前,告訴他:“你不想借了也行,交1萬元咨詢費,交完錢就能走了。”
 
  “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且當時的情況也沒法兒報警。”說起當時的進退兩難,王先生記憶猶新。他急于脫身,想出了一個“變通”的法子:今天先把錢借走,轉天再還回來,只借一天,利息應該沒多少。
 
  接下來,王先生被要求拿著5萬元現金和自己的身份證拍了一張照片,并簽下借款5萬元的合同,但實際上他只拿到了3.5萬元。
 
  后來,王先生得知,這種收取利息的方式在業內被稱為“砍頭息”,出借人為了防范風險,會直接從本金中扣除利息,而這樣一來,借款人實際拿到的本金就低于賬面上的借款金額,并導致借款過程中實際利率高于合同約定的借款利率。
 
  轉天,王先生帶著3.5萬元返回貸款公司,要求還款。不想,經理告訴他,沒有理由提前還款屬于違約,要交違約金19.2萬元。
 
  “你們這是獅子大開口啊,這是敲詐!我沒這么多錢!”王先生急了,轉身要走。四五個大漢馬上迎上來,將王先生打倒在地。“你沒能力還,我找人幫你還。”經理說。
 
  幾分鐘后,一名穿著體面、文質彬彬的男子走進辦公室。“你欠的19.2萬元由劉經理幫你還,咱們之間的債務一筆勾銷。”經理指著來人告訴王先生。之后,劉經理放下19.2萬元現金,帶著王先生離開。臨走時,他給王先生戴上了面罩。
 
  王先生被拽下樓,乘上一輛汽車,幾分鐘后又被帶下車。等摘下面罩時,他發現自己身在一棟居民樓里。
 
  “你剛才也看到了,我替你還了19.2萬元,這忙不能白幫。你的欠款合同已經轉到我的公司了,我讓員工算了一下,1個月,連本帶息,到期你該還我40萬元。”劉經理說。
 
  本想借5萬元,只拿到3.5萬元,而一天后欠款變成了40萬元,王先生頭都大了。他告訴劉經理,他沒有能力償還這筆錢,結果被劉經理喊來手下打了一頓,還被關進了狗籠。
 
  兩天后,劉經理將王先生送到一家高檔酒店,找來一名女子,迫使王先生和女子在一起,趁機拍下許多“艷照”。就這樣,王先生又在酒店內被非法拘禁了一個多星期。“你再不還錢,我們就把這些照片發給你母親,讓她看看你成天在外面不務正業,高消費。她要不替你還錢,我們就去你東北老家要賬。”劉經理威脅王先生說,“聽說你有一套70余平方米的房子,位置不錯,還是新房,能賣不少錢,不行就抵押房子還錢吧。”
 
  被拘禁期間,王先生只要有反對意見,就會遭到拳打腳踢,再加上擔心母親知道自己的“惡行”,最終還是配合劉經理等人將自己的房屋做了抵押。市場價230余萬元的房子,最后只抵押了87萬元。
 
  按理說,拿到這87萬元,還了“欠款”后,王先生還能剩下47萬元。可是,他一分錢也沒拿到,因為這47萬元“被入股”了。劉經理“封”了王先生一個副經理的職位,讓他到公司上班。實際上,他每天只負責給“同事”買午餐,結果沒上幾天班就離開了,而47萬元也不了了之。
 
  不到1個月的時間,價值230余萬元的房子沒了,快餐店開不下去了,王先生整個人都垮了。2016年10月初,王先生和母親到公安紅橋分局芥園派出所報了警。
 
  所謂“債務”,就是“吃干榨凈”才收手
 
  案情重大,紅橋警方立即組織警力展開了縝密的偵查。隨著案件調查的深入,一個以穆某為首的犯罪團伙浮出水面。該團伙涉嫌敲詐勒索、非法拘禁、搶劫、非法持有槍支、幫助毀滅證據等多項罪行。
 
  經查,穆某自2015年初在無資質的情況下非法成立小額貸款公司(無營業執照),先后在紅橋區等高檔社區、寫字樓租用房屋,打著經營放貸業務的幌子,從事有組織犯罪。
 
  2016年初,穆某讓朋友王某當“二老板”,并在公司內下設“業務部”、“風控部”、“催收部”三個部門。其中,“業務部”主要負責發廣告、發微信朋友圈招攬客戶,“風控部”對貸款客戶的資質進行審核,“催收部”則以客戶提供信息有瑕疵、違約還款等理由對客戶進行拘禁、毆打、恐嚇,敲詐錢財。
 
  “風控部”每次放款之前都會對借款人進行財產調查,并制定周密的詐騙方案和明確的侵吞目標。借款人可以沒車沒房,但只要他們的父母有車有房有財產,也是理想的“套路貸”對象。嫌疑人專門找性格內向、看上去老實的人下手。如果在審核過程中發現借款人親屬中有在政法部門工作的,他們就拒絕放貸。
 
  2016年3月,穆某指使催收人員朱某等人對受害人國某進行非法拘禁,并讓受害人寫下了大額欠條。后該案被公安河北分局偵破,朱某等人落網。2016年7月14日,穆某被公安河北分局網上追逃。在此期間,穆某一邊躲避警方的打擊,一邊繼續經營小額貸款公司,并雇傭多名外地刑滿釋放人員充當打手,瘋狂作案。
 
  王某芳自2015年10月到穆某的公司做業務員,成為穆某的情婦后負責管理“催收部”,并將非法所得交給穆某。而穆某的非法所得全部交給妻子、公司的“老板娘”陳某管理。
 
  穆某黑社會性質組織形式嚴密、成員層級分明。他們打著民間借貸的幌子,通過“套路貸”的犯罪形式,處心積慮地設置一整套還款陷阱。他們采取暴力、恐嚇、威脅等手段,強迫受害人償還所謂的“債務”,最終使小貸滾成了巨債,直到受害人被“吃干榨凈”才肯收手。
 
  2016年5月3日,受害人孫先生到和平區某小區穆某經營的公司借款,實際借款22100元,本金及利息總額47000元,借款期為一年,分12期還款,每期3900元。孫先生歸還了幾期借款之后,當年7月21日20時許,穆某指使團伙成員王某、楊某、王某芳、任某等人來到孫先生家中,以孫先生還款逾期為由,將其非法拘禁5天。期間,他們向孫先生夫妻索要8萬元,威脅稱還不上錢就把房子賣了償還。孫先生被逼無奈,最終答應賣房還款。當年7月24日13時許,團伙成員將孫先生帶至和平區富頓大廈嫌疑人孫某經營的小額貸款公司。穆某以40萬元的價格將孫先生“轉件”給孫某。孫某則以幫助孫先生還款為名,威脅其寫下47萬元“欠條”。孫先生害怕再次受到傷害,只能將房子變賣。50萬元售房款全部被孫某拿走。
 
  團伙揭秘,手段殘暴作案瘋狂
 
  “印子錢”、“驢打滾”、“高利貸”,這些字眼都不足以形容“套路貸”這一借貸形式。一邊是有預謀有組織的犯罪,另一邊是幾乎沒有反抗能力的老百姓。
 
  穆某黑社會性質組織不是為了放貸,而是假借民間借貸之名,處心積慮地設計了一整套合同陷阱。他們以“小額貸款公司”的名義“廣撒網”,一旦有人上鉤,“套路”就緊隨其后:先制造民間借貸假象,與受害人簽訂明顯不合理的合同;然后為把虛增數額“坐實”,誘導受害人制造一條“銀行流水與借貸合同一致”的證據鏈;在還款時故意造成受害人違約,利用合同陷阱使其在短時間內債臺高筑。
 
  據辦案民警介紹,“套路貸”的可怕之處在于,犯罪嫌疑人善于利用“法律規定”制造有利于自己的“證據”。在穆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中,他們囂張到會主動報警,制造與受害人有民間借貸的假象。
 
  穆某犯罪團伙涉案受害人眾多,涉及全市多個區。在案件偵辦過程中,僅有四名受害人報警,大部分受害人畏懼穆某的殘暴手段,不敢報警。其中,有的受害人被迫離家出走;有的受害人變賣房產、債臺高筑,無法生活;有的受害人即使被穆某團伙報警追賬,到了派出所也不敢說出真相。
 
  穆某團伙不會讓借款人提前或按時還貸。如果借款人要提前或按時還貸,他們會通過各種手段讓其無法按時還貸。借款人“被違約”后,之前在合同中埋下的各種“套路”就會啟用,如收取高額違約金、誤工費等,其中最主要的方式是讓借款人向關聯公司借新債還舊債,不斷推高貸款額度。
 
  穆某團伙不僅對待受害人手段殘暴,對團伙內部人員也采取毆打、恐嚇手段,防止其脫離公司。團伙成員邢某曾想脫離穆某單干。穆某發現后,糾集“催收部”人員將其打傷并非法拘禁了四天。期間,他們不讓邢某到醫院就醫,還逼迫其回公司繼續為穆某工作。
 
  穆某公司有嚴格的規章制度,不允許公司成員(尤其是催收債務人員)吸食毒品,以防在要賬過程中被民警發現。曾有兩名員工違反公司規定談戀愛,穆某得知后,以敗壞公司聲譽為由,指使手下將男方扒光衣服,和女方一起囚禁在租住居民樓的狗籠里。
 
  穆某在與王某芳交往過程中,強迫王某芳吸食毒品,以防止其向警方舉報自己。他還將手下員工的家庭情況、住址、成員聯系情況、親屬工作情況等登記留存,以此威脅、恐嚇手下死心塌地為其賣命。
 
  罪行昭彰,穆氏黑惡團伙徹底覆滅
 
  經過20多天的走訪調查,案情逐漸清晰。2016年10月28日,公安紅橋分局集結40余名警力,在和平區某小區抓獲以穆某為首的犯罪團伙20余人。
 
  現場查獲涉案仿64式手槍1支,子彈10發,電警棍1支,辣椒水噴霧1瓶、驗毒試劑板及涉案賬冊若干。扣押涉案奔馳、奧迪等6輛高檔汽車及30件紅木家具,凍結涉案資金37萬余元,查封受害人被抵押的房產一套,追回受害人紅木家具10件。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總價值約400余萬元。
 
  隨著審訊工作的進行,直到2018年4月,民警在大慶市將該團伙中最后一名在逃人員抓獲歸案。至此,以穆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團伙徹底覆滅。警方破獲敲詐勒索、搶劫、非法持有槍支、聚眾斗毆等刑事案件22起,涉案金額2300余萬元,32人因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接受法院審判。
 

 

 

新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聯系

版權所有:中偵黃頁

中偵黃頁網是商務咨詢企業電話號碼簿,以刊登企業名稱、地址、電話號碼為主體內容,相當于一個城市或地區的工商企業的戶口本。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