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婚姻調查 商務調查 婚前調查 債務清償 安保服務 企業打假 挽救婚姻

夫債要不要妻還?法院:關鍵在于債務是否用于共同生活

2018-04-19 19:21

 

 

 金羊網記者 楊桂榮 通訊員 葉楚瑩 賈小平 盧偉斌

 
丈夫在外經營期間欠下債,妻子到底要不要一起還?日前,劉女士和張女士有著“相同”的遭遇:因為丈夫在外做生意期間舉債,她們被債主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擔連帶責任。不過,劉女士和張女士卻拿到了截然不同的判決。佛山中院提醒,如今夫妻共同債務認定有了新解釋,夫債要不要妻還,關鍵在于債務是否用于共同生活。
 
巨額欠款500余萬 妻子無需共同償還
 
劉女士的丈夫黎先生于2012年3月與鄺先生發生鋅錠買賣交易,收下貨款本金510多萬元。因黎先生一直沒履行買賣協議,鄺先生于2017年8月把黎先生及劉女士告至南海法院。南海法院一審判決劉女士應對債務承擔共同清償責任。劉女士向佛山中院提起上訴。
 
劉女士表示,自己與丈夫黎先生感情不和,她從來沒有參與丈夫的生意,丈夫亦從未把生意上的事情告知她,丈夫做生意的收入也僅用于丈夫自己的個人開銷,而維持家庭開支主要靠劉女士在外打工。她表示,這宗糾紛的買賣協議書、承諾書等法律文件,均是鄺先生與丈夫黎先生作為甲乙雙方簽訂的,劉女士并未在文件中簽字,且涉案鋅錠交易款是鄺先生直接支付給丈夫黎先生,劉女士從不知曉這筆生意款項。
 
劉女士上訴后,佛山中院圍繞本案爭議焦點“劉女士應否對案涉債務承擔清償責任”對案件進行終審。最終,佛山中院終審判決,撤銷劉女士對丈夫黎先生債務承擔共同清償責任的判決。
 
丈夫欠貨款26萬元 家庭主婦被判同擔責
 
在張女士的案例中,張女士卻要共同承擔夫妻債務。張女士的丈夫呂先生經營的鞋廠拖欠包裝公司貨款26萬多元,經包裝公司多次催告,鞋廠拒不付清貨款,于是包裝公司把鞋廠告至南海法院。
 
經南海法院查明,鞋廠欠包裝公司貨款26萬多元。另外,鞋廠是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是呂先生,呂先生未舉證證明其財產獨立于鞋廠,應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且呂先生和張女士是夫妻關系,涉訟債務發生在呂先生和張女士的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張女士亦曾參與鞋廠的經營,故認定涉訟債務是呂先生和張女士的夫妻共同債務,張女士應當對呂先生所負的本案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張女士對一審判決不服,向佛山中院提起上訴。她陳述,自己是家庭主婦,沒有參與公司經營,不應對丈夫呂先生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不過,最終佛山中院依然判處張女士應對丈夫呂先生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處理正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說案
 
債務是否用于共同生活是關鍵
 
為何劉女士和張女士同樣是丈夫欠債“連累”妻子,得到的結果卻截然不同?
 
佛山中院相關負責人解釋,關鍵就在于,配偶所欠債務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根據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三條關于:“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的規定。
 
法官表示,在劉女士的案件中,劉女士夫妻雙方感情不和,劉女士并不知丈夫這筆生意款項,并未在買賣協議書、承諾書等文件中簽字,丈夫所欠金額也明顯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且鄺先生未能證明該債務系由黎先生、劉女士的共同生產經營行為所產生,劉女士依靠在外打工維持家庭花銷,所以劉女士不用連帶清償責任;
 
而在張女士的案件中,張女士為家庭主婦,自己沒有其他收入來源,可以認為呂先生經營鞋廠的收益用于其與張女士的家庭生活,且張女士在前后陳述中存在矛盾,法院對其二審所作陳述不予采信,確認其有參與鞋廠經營、知曉公司相關債務,另外,張女士并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與呂先生二人夫妻財產采取的是約定財產制且包裝公司對此是知情的。因此張女士需要共同清償。
 
佛山中院相關負責人表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于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新解釋對于大額債權債務實行“共債共簽”,即在債務形成時讓舉債一方的配偶共同簽字,為債權的實現提供更好的保障。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簽訂合同的時候要注意這方面
  • 相關資訊

    推薦文章

    不良資產的風險 iis7站長之家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聯系

    版權所有:中偵黃頁

    中偵黃頁網是商務咨詢企業電話號碼簿,以刊登企業名稱、地址、電話號碼為主體內容,相當于一個城市或地區的工商企業的戶口本。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